承蜩

朱一龙这天正常地走进卫生间,正常地坐下,正常地开始思考人生,然后不正常地眼皮一跳。

还好,不是什么需要拯救宇宙的问题,只是厕所没纸了,小场面,小……场面。

已过而立之年的朱一龙就这样波(fan)澜(ying)不(chi)惊(dun)地看着一个顶着锅盖头的白宇从眼前的地板上缓缓浮出来,脸上挂着标准的营业微笑:“哥哥,你是要这个140g四层的金装卷纸呢,还是这个三层160g的原木卷纸呢,还是这个家庭装的湿厕纸呢?”

朱一龙:“……”

清风宇:“现在购买金装四层下定四件还送限量明信片哦。”

朱一龙:“……你走开!”




—————————————————————————————

我怎么脑出这么沙雕的故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奖竞猜:龙哥最后到底选了哪一款呢x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星星都落在我头上

在你离开之后,星空只好也面目可憎


你来的时候,整片星空只装点你的美丽

你走的时候,也带走了我的美丽的星空




纪念所有该纪念的。

我写的是什么垃圾。

罗浮生最喜欢罗非眼尾飞红嗔怪看他的样子。本该冷漠高傲的表情,因为眼角发红而带出了一丝特别的韵味,勾人得紧。

像深渊中的奇花,让罗浮生挪不开眼。

一贯冷静自持的罗浮生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探长、我的好探长……你的眼影是什么色号的啊?”

费渡打开手机,看到骆闻舟给他发了一条消息:“今天晚上,我家,有陶然的手艺,爱来不来。”

费渡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

结果骆闻舟家里连根陶然的毛都没有,骆闻舟端着一盘饺子从厨房绕出来:“哟,费总您来了?坐吧,特意煮的湾仔码头的水饺,趁热吃吧。”

费渡:“……”


后来知道这件事的陶然追着骆闻舟打了一天。

粗制滥造p图,总之大概是个求婚吧x

热烈庆祝千江川岚女士被自己喜欢的太太翻牌子啦!!!!!!!!!!!!!!!!!!!!希望这位太太以此为动力赶快写完她的一堆冬叉脑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lus ultra!!!!!

Pocky game的胜者应该是月岛。

鉴于黑尾撞在了眼镜上。

索尔退休后选择了隐居终南山,做一个安安静静的雷震子

Tony半夜迷迷糊糊醒来,感觉小腹上有一股陌生的热度。还没来得及思考那是什么,他就被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包裹,耳边响起低沉的男音:“Tony……醒醒……”

“呃……Cap……?你在干什么……你是想……?”

“哦Tony……我只是想……”




“我只是想给你盖上被子顺便塞个暖宝宝,天气冷,把肚子露出来会着凉哦☆”

“我今天就要吹爆他!”

――――――――――――――――――

假装是个生贺()对不起我真的是粉()

就,是个气球(你还好意思说)

让人很想吹爆x(没有的不存在的)

加油啊小学弟――